第一章:白眼狼(一)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凤仪夜曲 第一章:白眼狼(一)
(88106 cncylzqssc.xsb234.com)    凤仪阁的第十一位客人带来的第二个故事。

    白眼狼是极其凶残的东西,客人家乡那边把忘恩负义的人称做白眼狼。冬儿小时候就遇到过一只白眼狼,这只凶残的白眼狼,几次差一点吞食了冬儿母亲的生命,这还得从冬儿的父亲说起。

    父亲是个极不容易的人,他小时候爷爷有神精病,不一定什么时候就犯了,爷爷高高的个头,身材魁梧,据说年轻的时候连劫道的见了他都不敢劫了。犯了病没人能制得住。一犯病就六亲不认,四处乱跑,把家里能砸的全砸了。父亲的童年就是在这种惊恐和无奈中长大的。幸亏父亲有一颗坚强的心,在亲戚和奶奶的努力下,父亲终于娶到了母亲,并且在镇(以前叫公社)供销社里谋倒了一份职务,他成了一个吃工资的人。

    由于当时供销紧张,很多物资都紧缺,父亲靠着在里面上班的便利为亲戚邻里做了不少好事,于是家庭在村里的威望日渐好起来。父亲成了村里的红人,下班回来后不帮奶奶妈妈干活,而是走东家串西家的逛个遍。谁家有个红白喜事更是掉不下他。

    过了几年舒坦日子,一件极痛心的事使父亲绞尽脑汁。母亲又给冬儿接连生了俩妹妹,父亲没有儿子,成了绝户。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思想根深蒂固的困扰着他。他不甘心就此成了绝户,他不允许祖传的大门在他手上关闭,计划生育的风当时刮的正紧,于是父亲想出了第二招,“要”一个儿子,他要讨换一个儿子来顶门户。

    不到三十岁的他开始四处托人讨换儿子,别人给他起了个绰号“儿子迷”,那时的父亲真的着了迷。记忆中带回家来的就有两三个,其中有一个驼背的,背上的疙瘩比刘罗锅的还大。冬儿当时八岁,带来的人说他十三岁了,却只有冬儿那么高,而且黑不溜秋,没有一点仪表。

    村里的领导和族里的长辈都来家里吃饭替父亲相儿子。冬儿和堂兄在院里偷偷的看,冬儿和堂兄从小感情就好,并且堂兄长相比屋里的那个哥哥强多了。

    堂兄指了指屋里的那个男孩说:“以后他就是你哥哥了,你不能叫我哥哥了,你愿意吗?”

    “咱把他撵了,你来家里做冬儿亲哥哥不行吗?反正咱只有一个奶奶。”

    “好像不行。”

    “为什么?”

    “冬儿妈说了,咱大哥哥给了咱大妈,我再到这儿来,她就没儿子了。如果我还有个弟弟的话,那就好了。”

    “哎!为什么没有呢?”冬儿和堂兄一块儿望着天空,尽管空中除了几片浮云什么也看不到。“可我不想要那个哥哥,”冬儿自语着。

    “你这样……”堂兄在冬儿耳边悄悄地说了几句。

    “行吗?爸爸打冬儿怎么办!”

    “你看,他都喝多了,肯定撵不上你,跑出来,冬儿拉你一块儿跑。”

    冬儿走到堂屋门口,站在门槛上,冲着里面的人大声喊:“我不要这样的哥哥,他都十三了,还不如成哥哥高呢,成哥哥才十岁,太矮了!长大了娶不上媳妇!”冬儿喊完还指了指堂兄。

    堂兄在院里把身板挺得笔直,悄悄把脚后跟又抬高了2公分,把外面的小褂敞开,露出里面的小夹袄,眼镜瞪的大大的,尽显自己的帅气。

    “死丫头,翻了天了。”爸爸生气地站起来打冬儿。

    冬儿拔腿朝堂兄跑去,堂兄拉着冬儿的手,他们俩跳着脚冲父亲喊“儿子迷、儿子迷”喊完就向外跑去,毕竟屁股是怕疼的。

    村书记,也是冬儿族里的一个老哥哥,年龄比爸爸大了很多,趁机把那个男孩子的帽子摘了下来说“我看看,还是不是个秃子呀!看皮肤和手脚可不像十三四,到像十七八的,这个头还能长吗?要是娶不上媳妇,也是个业呀!”

    奶奶一直阴沉着脸,“我若和他一块出去,人家怎么说。”(因为奶奶颈椎增生驼背多年了)冬儿和堂兄躲在邻居的墙后面悄悄地等,不久那个被带来的哥哥又被带来的人带走了,众人虽然都送出了门,但完全没有了接他们时的那股高兴劲。冬儿和堂兄敞开众人悄悄潜回家去,奶奶把别人吃剩下的饭菜端给他们,冬儿和堂兄大口吃起来,看着孩子们,奶奶的脸转晴了。

    后来,父亲还是讨了个儿子,是大姑妈的大儿子,父亲的外甥,仅比父亲小七岁,因为脾气不好,在家讨不到媳妇,并且还和大姑夫打过架。一次不知大姑夫说了他什么,他就用正扫地的大扫箸去打大姑夫,刚好被村里的书记碰上了,拉了他去开全村大会,当众狠狠批了他一顿。

    那时别人的孩子十八九岁就娶了媳妇,而他已经二十岁了,还没有对象,又被当众批了,谁还把姑娘嫁给他。大姑妈眼看着别人都抱上了孙子,心急如焚,自己还有个小儿子,也十八九了,这大的压着,小的可怎么找呀!撇开了大的,那肯定打一辈子光棍了。见了奶奶、父亲就哭,哭的奶奶成了心病。父亲又是一个极要强的人,自己的外甥打了光棍,当舅舅的脸往那里搁,冬儿也不四处找儿子了,就要这个外甥了。奶奶又喜又忧。喜的是去了一块心病,儿子也有了儿子,自古就有外甥落户姥娘门的说法,大道上说的过去,忧的是这个外甥,脾气不好和老子爹都不行,和舅舅妗子能过到一块儿去吗?转念又一想,有冬儿这个姥娘镇着,也不至于闹到天上去。母亲不同意,这外甥脾气不好,和自己年龄只相差六岁。可奶奶当家,想法也就只能是想法了。

    没想到这是个白眼狼,他的到来给冬儿家增添了霉运。母亲几次死里逃生,父亲也放弃了原有的工作,回家来务农,这是后话。

    这个人刚来到家,父母便开始张罗着为他找媳妇,从头到脚把他打扮了个全新,皮鞋、手表、军用大衣、凤凰自行车,当时最高档的行头他都有了,完全一个阔少爷。冬儿和妹妹却穿着母亲用旧衣服改制的衣裤,脚上依然是母亲亲手纳的小布鞋。

    刚来的半年,他还算知足,起码能够在母亲做好饭后起来吃饭,按时去地里干活。半年以后他开始看冬儿和妹妹不顺眼,不许她们在家踢毽子,不许她们在家跳沙包,不许她们在家大声说话,不许冬儿们在家唱歌……。

    秋天正是秋雨连绵的季节,一天放学后冬儿把满脚泥水的湿鞋拖下来,换干鞋子,父亲看见冬儿冻得红红的小脚心疼了,给冬儿和妹妹每人买了一双小球鞋,而给他买的却是高筒的大雨鞋,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愿意。只记得他冲着父亲奶奶大闹,说他妹妹在老家里现在还穿布鞋,冬儿不明白他在他家的时候经常打他妹妹,现在怎么反倒想着她了。冬儿去问堂兄,堂兄没有告诉冬儿,也不再经常到家里来玩了。

    冬儿不知道当时父亲奶奶怎么想的,只是加快了给他找媳妇的步伐。母亲为了维护冬儿们姐妹,几次和他吵架,他起初只和母亲对骂,后来还打了母亲。无助的母亲用离家出走、服毒药向父亲表示抗议,幸好被人救下。冬儿不知道父亲怎么想的,他开始经常不去上班,头上平添了白发。

    终于,婚事定了,是冬儿们当村的,因为不是亲妈,所以才肯把女儿嫁给他,只是要了两千元的彩礼,还要盖上砖瓦到顶的好房子。那可是一九八四年呀!冬儿一年的学费才几元钱,一直铅笔才三分钱。百镀一下“凤仪夜曲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88106 cncylzqssc.xsb234.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申博游戏端下载,方便以后阅读凤仪夜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仪夜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网站地图 菲律宾娱乐沙龙场 大红鹰娱乐 沙龙365娱乐网
完整客户端下载 太阳城集团网上娱乐 澳门网上赌场登入 老虎机游戏下载
智博彩票黑龙江11选5 亚洲网上娱 时时彩投注站 198彩时时彩票
黄金城娱乐官方网站 送彩金的娱乐平台 华人现金网 大红鹰普京会娱乐网址
华人游戏 bodog博狗亚洲 华人娱乐 沙龙会亚洲第一在线
314SUN.COM 518jbs.com 977XTD.COM 588xsb.com XSB385.COM
44sbmsc.com 526SUN.COM 1116118.COM 3454111.COM 1112938.COM
XSB118.COM 523SUN.COM 157ib.com 1111XSB.COM pq138.com
314SUN.COM 777sbsg.com DC927.COM 918jbs.com 8XAS.COM